首页 > 穿越 > 天降红妆医妃又逃了
天降红妆医妃又逃了

天降红妆医妃又逃了

连载中
  • 作者:小龙虾
  • 分类:穿越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5:44

主角戚清苒燕楠辰在线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由本站为大家带来,书中的剧情非常精彩曲折,作者是“小龙虾”,喜欢这本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!一朝穿越,她成了人人嘲笑的病秧子。面对一心想她死的神秘夫君,看天才外科医生如何自保,权倾天下。

开始阅读 投诉

天降红妆医妃又逃了精彩节选

一身大红嫁衣的戚清苒,端庄的坐在婚床上。洞房花烛夜,她苦等到三更,却连新郎的影子都没看见。

红盖头下,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明明是他说要娶她的,为何现在这般对她?难道……

戚清苒想到了什么,脸色骤变!

“戚小姐,王爷身体不适,特命老奴带了样赏赐过来。”此时,一名麽麽敲门走了进来,嘴上说的客气,脸上却寒若冰霜。

戚清苒激动的内心一热,连忙掀开了红盖头。可摆在她眼前的,竟是一条白绫!

燕楠辰要赐死她?

“叫王爷过来,我要见他,我要见王爷!”戚清苒跌坐在床上,头上珠翠晃动,浓厚的胭脂再也遮不住脸上的惨白。

“戚小姐。”麽麽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晦暗的眸子里,透出一抹饱经风霜的狠劲儿。

“你若是还有点廉耻之心,就接了这赏赐,既承了对太子殿下的忠贞不渝,也保全了逍遥王府的名声。王爷心慈,一定会厚葬于你!”

麽麽的话,就像是利刃,刺进了戚清苒的心。

可她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!

前几日太子大婚,她不知为何,喝一杯酒便醉倒了,醒来已在太子床上,皇帝皇后和参加婚宴的贵胄还全都在场。

帝后震怒,要将她贬为奴籍,赏给太监做对食。

情急之下,戚清苒恳求帝后将自己许配给身患残疾的逍遥王燕楠辰,让自己照顾他以赎罪。

瘸子王爷燕楠辰,孤僻残疾,乃王室之耻辱,但无人知道,戚清苒自小便爱慕燕楠辰,能嫁给他,是她毕生所愿。

燕楠辰没有拒绝,她满心欢喜,以为自己因祸得福,嫁给了自己心上人。

可谁知,新婚之夜,他,竟要她死!

“不,不是这样的!我求你带我去见王爷,我去跟他解释清楚。”戚清苒激动地抓着麽麽的手,却被她无情甩开。

麽麽愤恨的盯着戚清苒:“戚小姐,你这心肠怎的比蛇蝎还毒?你对王爷的羞辱还不够吗?到底还要如何坑害于他!”

见戚清苒不答,麽麽满腔怒火,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下子焉了。

她扑通一声,跪在了戚清苒面前。

“我求求您,求求您别再坑害王爷了,您告诉老奴,我家王爷到底哪里得罪了你?老奴替王爷给你赔不是!”

说完,她弯腰“咚”的一声,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。

再抬头时,麽麽老泪纵横,仿佛苍老了十岁!

戚清苒怔住了!

红烛烧的滋滋作响,将麽麽满目的恳切和无助,照的清晰。

“麽麽,你快起来。”她慌忙伸手去扶她,麽麽却一个劲儿摇头,反握着戚清苒的手,说什么也不肯起。

“这亲王大婚,本该是一件大喜事。可今日宴席上,各家公子纷纷敬酒对王爷冷嘲热讽,恭喜王爷取得‘贤妻’。王爷一杯接一杯的喝下,还要笑着言谢。老奴看着,实在,实在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麽麽再也忍不住,掩面泣不成声。

片刻之后,她抹了一把脸上泪水,红着眼眶看着戚清苒。

“王爷自出生便双腿残瘸,从小到大,不知受了多少讥讽和白眼。皇上对他不闻不问,兄弟大臣们还嘲笑他是废物。”

“王爷他嘴上不说,心底却比谁都难过。他从不让人推轮椅,不论走到哪里都是自食其力。他更是常年闭门不出,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学习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,能立足于京城,堵住悠悠众口,向世人证明他不是废物。”

“戚小姐,老奴是看着王爷长大的,他吃的苦已经够多了。如今他好不容易赢得一点谦卑博学的美名,求你别再毁了他!”

听完这些话,戚清苒心头骇然颤抖,再也说不出一话来。

苍白的脸上,如同死灰!

“羞辱本王,是要付出代价的!本王要的代价,你承受不起!”脑海中浮现燕楠辰的话,他那双赤红的眼,如同利刃,刺得她呼吸困难。

是她错了吗?

原来,是她错了!

戚清苒苦笑,喉咙里几番哽咽,最终吐出了一个字:“好”。

新婚之夜赏赐白绫,他对她,想必是厌恶至极。

泪水悄然滑落,她终究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
桂麽麽离开后许久,戚清苒却一直盯着这满室大红出神。

窗花,红烛,凤袍霞披……

“王爷,你可知,我等这一天,等了多久……”

她喃喃自语,弯腰捡起了脚边的红盖头,一寸一寸小心翼翼的抚平:“都说自己绣红盖头,方能白头偕老。这戏水鸳鸯我整整绣了两月,只可惜,终究没能添上好运。”

她收住眼泪,把红盖头戴回自己头上,跟着拿起桌子上的喜称,缓缓撬开。

“很早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幻想着,等我嫁给你那日,你撬开我的盖头,见到我为你盛装打扮的模样,展颜一笑。”

“只可惜,只可惜……”

她看着空落落的身旁,眉目间满是温柔。

“王爷,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?在御花园里,你坐在轮椅上,因绊石头跌倒了。那时,我伸手扶你,你却看着我出了神。那呆呆的样子,真是可爱的紧。”

说到这,她破涕为笑。

可笑着笑着,眸子里却渐渐暗淡下来。

“王爷,我从未对太子殿下,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感情。我一直心仪的你,是你。可惜以前没机会说,以后,也没机会了……”

戚清苒起身,款款走到桌子前,越过眼前的白绫,伸手端起了酒壶,倒了两杯合卺酒。

“王爷,能嫁给你,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。”

她端起酒杯,看到了系在两个杯子上的红线,迷了眼:“合卺酒,红线牵,夫妻一体患难与共。”

清冷的声音越说越小,她吸了口气,拿起剪刀咔的一下剪断了红线:“王爷,你我夫妻终究不能患难与共,永不分离了。”

话落,她仰头一口喝下杯中酒。

烈酒入喉,心底更加悲凉几分。

她呆呆的看着另一杯酒:“王爷,帝后赐婚,我知你不得不从。可我以为,你也是欢喜的,当年你信誓旦旦,说将来要娶我为妻,到底是我一厢情愿罢了。”

戚清苒拿起桌子上的白绫,缓缓起身站在了凳子上。白绫绕过房梁,她打上了死结。

泪水,再次不争气的落下。

“王爷,我不怕死。我只怕日后,无人伴你身侧伺候,怕你孤独一生。”

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珠,她自嘲般的笑了笑。

“日后,你多保重。只愿来生,你别再忘了我!”

……

戚清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是次日清晨。

拖着虚弱不堪的身体,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。看着这喜庆古朴的房间,她眸子眯了眯,透出几许茫然。

累倒在手术台上的她,穿越了!

脑海中有关戚清苒的记忆不断涌现,她深知,那个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外科医生苏年,已成为过去!

从今以后,她只能是戚清苒。

“真是晦气,让我们俩来收尸!”

门外,一阵说话声响起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“桂麽麽已经把人从房梁上取下来了,你就别抱怨了。”另一个说。

“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还想嫁给王爷。不过死了倒好,也算是给我们省事了!”

门嘎吱一声推开了。

“你说谁是不要脸的女人?”戚清苒挺拔的站在房中,盯着门口两名麽麽,冷声质问。

阳光照在她的身上,一层暖白的光晕将她的脸映衬的更加苍白。

“啊!鬼啊!”

尖叫声响彻了整个院子,两个麽麽吓得面如土色,仓皇而逃。

“站住!”戚清苒呵斥。

房梁上的白绫还在飘荡,那一杯属于燕楠辰的合卺酒依旧摆在喜桌上。前主满腔深情却被活活逼死的画面在脑海中迭起,她暗暗发誓,一定要给她讨回公道!

“燕楠辰在哪里?带我去找他!”

跪在地上的两名麽麽瑟发抖,害怕的不敢抬头。明明都已死透的人,现在却好好的立在她们跟前。

“说话!”

“戚小姐,你究竟是人是鬼?你找王爷干什么?”一名麽麽壮着胆子问道。

闻言,戚清苒笑了。

“怎么?是怕我去找燕楠辰索命吗?”

这逍遥王府还真是主仆一心!燕楠辰,我没死,你脸上的表情应该很精彩吧!

“走!”

两名麽麽面面相觑,根本不敢去看戚清苒,颤颤巍巍向外院走去。

戚清苒迈步跟在她们身后,可还没走几步便有些喘,她探查一番,这才发现这具身体不仅各方面机能都很差,而且还有严重的哮喘!

这真是得亏生在富贵人家,有着无数珍贵草药给她续着命。

戚清苒回过神来时,两名麽麽却不见了踪影。

暗骂了两声刁奴,她只好凭借前主的记忆,一边摸索着往外院走去,一边盘算着等会儿该怎样对付燕楠辰。

主院门口,她刚要推门进去,一道沉重且无奈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“请恕在下无能,毒气攻心,王爷只怕无力回天了!”

听到这话,戚清苒怔住!

燕楠辰快死了?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www.yumishuang.com 玉米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